倾听智者的声音

 


 


钟启泉——《教育民主与新课程的诉求》


马骉——《共建有效快乐课堂》


丁如许——《立志成为教育教学专家》


于漪——《谈教师的人格魅力》


李家成——《关怀生命的学校教育》


李伟胜——《新课程与学习方式的转变》


郑杰——《职业,专业,事业》


顾正卿——《学校课程教学的领导与管理》


张雪龙——《让教学理念转化为教学行为》


    陈仲樑——《课程意识与课程文化》


 


案例说话


    我有一个习惯,包里总揣着一本那段时间正在看的书,有空就翻看几页,去上海华东师大学习时我也带着书,以防遇上不投缘的讲座可以不至于浪费宝贵的光阴。六天里,我看完了带去的两本书,但是都是利用休息时间看的,这足以证明这些讲座的吸引力。讲座要有吸引力,要让案例现身说法,每位专家都在讲话中穿插了许多案例,有自己的亲身实践,有生活中的发现,也有一些来自于书本等传媒。马骉老师的讲座案例最多最精彩,小案例我不再赘述,印象深刻的大案例就有五个:马老师儿子从新东方老师那里听来的澳大利亚店主教打工学生怎样应对抢劫的故事;一堂他亲眼所见的关于老鼠自然分娩和人工剖腹产的生物课;两堂形成鲜明对比的数学课;亲身在浙江温岭上的一堂难忘的语文课;全家人在武夷山旅游时当地人给他上的生动的一课。这些案例个个引人入胜,有的让人忍俊不禁,有的让人心生感动,有的让人深自内省。


    我没听过新东方的英语课,因为是教中文,所以虽然内心有时会有学英语的强烈冲动,但至今还没有拿出行动。从电视上看过新东方掌门人俞敏洪的访谈,对他的表达自然是佩服,佩服,又从各种渠道知道新东方聘请的老师不看来历,只看教学的效果,于是各种奇才怪才汇聚。新东方的假期集训课一上就是二十五天,每天五个小时,按理说学生应该非常烦躁吧,不,马老师的儿子告诉他,上课太有趣了,五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我们都知道,觉得时间过得快那一定是课很吸引人,让人不知不觉投入其中,要是上得糟,那真是度日如年。新东方的老师会准备经典的案例讲给同学们听,听得聚精会神,听得笑逐颜开,时间一下就过去了。我们的课堂如果不能吸引住学生,那么再好的东西学生也学不进去,从这个意义上讲,谁要说学生不听讲,只能说明老师自己无能。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在市场教育里,优胜劣汰是自然法则,而在我们的计划教育里,还有太多不受学生欢迎的所谓先生,要是所有的学校都变成新东方,太阳都会因此变得更亮。


    马老师不光会听课,会上课,还会从生活当中领悟教学的真谛。他讲的一家人在武夷山旅游时的故事,就是一个绝佳的教学案例。船工知道他们是从上海去的,就用蹩脚的上海话向他们问好,这是拉近距离;然后告诉他们可以把鞋脱了,把脚伸进清凉的水里泡一泡,这是创设情境;给他们介绍风景名胜双乳峰时,问:看这山峰像什么?这是启发式教学;当小孩说这像妈妈的奶时,他引而不发,点到为止,转而讲述一位曾经坐过他船的老板的话,借别人的口来说自己的话,让大人在会心一笑的同时也明白了他的用意;而这位船工还曾接待过朱镕基副总理,那他又是怎么讲的呢?他讲:看,这是我们大地母亲的双乳,她用自己甘甜的乳汁哺育了万千儿女……这就是教学的机智;后来,他在引用唐朝诗人刘禹锡的诗句时把他说成了宋朝人,马老师给他指了出来,他说:我们这里的历史起源于宋朝,刘禹锡的诗句写出了我们大家对家乡的热爱,所以我们愿意把他当成是宋朝的人。这是老师出错时的态度与办法;再后来,马老师发现那里很多溪水白白地流淌,很浪费,便问为什么让水白白流淌呢,船工回答:是啊,要是能流到中东地区就好了,仗都不用打了。这是没有预设的生成,更是储存知识产生的精彩。马老师讲的这个例子来源于他的生活,更来源于他对生活的敏锐观察与思考,如果我们都能像他一样做个生活中的有心人,也一定会发现生活中的很多精彩,从而让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课堂更加精彩。


 


见识说话


陈仲樑教授说,中学的课要上得有见识,这句话也适用于所有给成年人上的课。远见卓识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或者因为自我封闭,或者因为不爱阅读思考,或者因为经历太少,很多人活在井口里,看不见外面的天空和广阔的世界。于漪老师说,文章好是因为认识问题深,同理,讲座好也是因为认识问题深。她还说,方法是第二位的,最重要的是老师的知识储备与底蕴,这点我早有同感。这次听课期间,有很多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些话曾经听过,甚至自己也说过,但我还是用笔把它们记了下来,座右铭永远也不会嫌多:


 


Nel  Nodding《学会关心》——


学校教育不是通往上流社会的阶梯,而是通向智慧的道路。成功不能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成功更意味着建立爱的关系,增长个人才干,享受自己所从事的职业,以及与其他生命和地球维系一种有意义的逻辑。


新的基础学力观——


知识不是一种外在于个体或强加于个体的被管理、被灌输的客观的东西,而是一种可探询、可分析、可切磋的动态的探究过程,一种借助反思性实践来建构人生意义的过程。课程固然包含了知识这一核心要素,但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课程就是知识。


钟启泉——


我们现在缺的不是信息,不是技术,而是思维方式。


马骉——


课堂应该像家庭的客厅一样有情调。


做出来的精确到表情动作的课是漂亮的无效课。


有时课堂的安静是一种至高的境界。


中国人什么都需要培训,唯有一样不需要:形式主义。


每堂课完了以后留下什么?不多的作业,更多的回味和思考。


最聪明的学生是会激励老师的学生。


你去训斥一个人吧,你将马上会受到惩罚。


叶澜——


一个老师写一辈子教案不一定能成为好老师,如果坚持写三年反思就有可能成为名师。


丁如许——


疼爱贫困生,偏爱学困生,博爱中等生,严爱优秀生。


一字立骨,三点支撑,五段成文。


于漪——


教师的看家本领就是发现学生的优点。


烦恼从来自取,以让为本。


备课要备到跟作者心灵交流的程度,备到每个字都站起来为止。


 一个学生说:老师,你讲得真好,可是我不会。我这不等于唱评弹吗?


训练语言,就是提炼思想。


上完一堂课就像完成一篇文章,风格因人而异。


李伟胜——


    精心备课有时就是精心编制鸟笼子,细碎的问题越多,笼子越密实。


所谓素质,就是把老师讲的东西忘光以后还留在心里的东西。


大量修炼才能提炼出精华(一念)。


很多所谓的探究性学习就像孙悟空在如来佛的手心里翻跟斗。


郑杰——


善良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宽容就是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教育是情境活动,不太可能形成规律。


不要用淡薄名利来掩盖自己的的无能。


有名的学校不等于名校。


威胁就是开空头支票,威胁越多,威信越低。


拖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老师讲得实在太好,学生不让下课;一种是老师没讲完,非把它讲完不可。


道德的事,管得越多,做得越少。


张雪龙——


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挫折,守得住成功。


陈仲樑——


抒真情,何必要引经据典?


现在很多学生,一提起笔来就像大人,一提起笔来就像古人,一提起笔来就像伟人。


    最简单的事就是把简单的事变得复杂;最复杂的事就是把复杂的事变得简单。


 


个性说话


    真正的大家都是有鲜明个性的人,爱憎分明,快意人生,也许他们的思想和观点相互抵触,但并不影响你爱他们,爱他们各自的追求和幸福。真正的大家都不是培训出来的,是他们自己的个性决定了他们的未来,决定了他们的与众不同。


    于漪老师七十九岁高龄,没有时兴的PPT,更不可能有讲稿,三个小时一气呵成,水不喝一口,也没有中场休息,如果是个壮年人倒没什么稀奇,我自己出去做讲座就常这样,全身心投入倒也不觉得累,关键是于漪老师的年龄是我的两倍有余,这就不能不让人由衷地敬佩,由衷地叹服了。她讲了三个大点,一是清醒的自我认识是完善人格的前提;二是自我挑战是人格完善的过程;三是自我超越是为了追求人的完美的更高境界。道理其实大家都懂,但是要耗尽毕生的心血去坚守自己的教育理想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了,而于漪老师,说到做到,这才是她的过人之处。因为她做到了,所以她说的话我们愿意听,我们满怀敬意听,她并没有讲很多典型的案例,但她字字珠玑,对教育的热爱溢于言表。这是一位用生命教书育人的长者,她以人格塑造人格,以情感熏陶情感,以人育人,以生命对待生命,她的核心理念是:选择教师就选择了高尚。她的确是一个高尚的人,智如泉涌,行可以为表仪,是教师的榜样。


再说郑杰,有名的另类校长,他说话的语速比常人慢,但节奏把握得很好,并不使人注意力涣散;他不动声色,态度平和,言辞之间却充满了黑色幽默,不断激起听者的笑声和掌声;他机警睿智,却极富自嘲精神,而这自嘲更显出他的自信与宽和。他讲职业——专业——事业,讲得极具创意,或者说那些司空见惯的事情到他的嘴里就变得那么有趣,而又那么富有深意,这不能不说是他的独特个性魅力使然。他说,教师专业化是一种倒退,如果退到职业化,那就到底线了。发人深省啊。他首先借用最时兴的理财术语给大家讲怎样使自己增值,除了学历、荣誉、经历等品质保证书,还要有良好的口碑、适度的热情、善良与宽容,以及稀缺性与不可替代性。他用非教育专业术语来阐释教育理念,真是别具一格,极富创意,而他信手拈来的事例也那么富有笑果,比如他讲的如何充分利用刑满释放人员的不可替代性为学校服务的事例,让大家大笑之余深感他用人的胆识过人。他讲专业时,将教师称为精神服务员,并以餐饮为例生动形象地阐释了教育的产品、功能、宗旨,延续了自己的另类风格,也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底。他认为教育的产品不是人,而是课程,教育的功能是促进人的发展,而它的宗旨是增进人的幸福


郑老师也没有用PPT,而是用电脑的手写功能,边讲边写,不紧不慢,从容自如,真正有才华的人才敢于这样随性,他是真正的明白人,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也知道自己要怎样,他是真正有专业品质的人,就像他自己归纳的那样,有效、高效、快捷、舒适、安全。他不讲大的案例,但他信手拈来的小事例却往往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就像他举的风来了,你是按帽子还是按裙子的例子一样,把最为难讲的价值观问题讲得通俗易懂还极富情趣,引来笑声不断。他所理解的事业是幸福和忘我的境界,而他对幸福的解释是有良好理由的痛苦和负担。人人都生活在世俗的世界中,世俗的利益不可能完全割舍,除了世俗世界,人还有心灵世界,有情感和良知,而精神世界里还有我们的价值观和信仰。


    听到这儿的时候,我觉得他不再另类了,尽管前面他讲了不少另类的话,比如:在工作中的全身心奉献是一种罪恶,因为自虐的人往往是为了更好地虐待别人;强者只管奉献,弱者只管索取;求实就不可能创新,创新就一定不可能实在……他和于漪老师都讲了自己孩子生大病住院的事情,于漪老师没有缺一次课,把孩子的性命完全交付给医生,交付给命运,而郑杰呢?辞了职去陪伴自己的孩子,在此期间给孩子写了52封信,后来还集结成书。看似矛盾,看似对立,但是,这是他们各自不同的个性决定的,他们都没有错,他们都从自己的选择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