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访狮城

 


 


 


 


 


 


不算是前言


说来新加坡离成都也不算太远,乘机不过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可我还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也许因为那里76%的国民是华人吧,没有一点儿出国的感觉,总觉得是到中国的某个特别行政区去,同宗同族,天然有一种亲切之感,心理上没有距离。再加上大多数新加坡人都会说中文,交流上也没有阻碍,于是这趟新加坡访问之旅从一开始就注定会是顺畅自然的。对我们而言,想了解他们的教育如何突破地域的局限实现最大程度的国际化、现代化,对他们而言,可能又想从我们这里寻到自己文化的根源,使之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互访交流、开设论坛的目的正在于此。


新加坡中国四川中小学校长论坛始于200912月,第一届论坛由四川省教育厅和新加坡教育部学校司联合主办,成都市青羊区政府承办,主题为“中小学现代化教育思考和实践”。论坛上,傅勇林副市长和率团来访的新加坡教育部学校司颜振发副司长分别以《成都教育的国际化与国际化背景下的成都教育》、《领导改革:新加坡的教育经验》为题做了生动详实的报告,让与会的中新双方都受益非浅。在两天的参观访问中,双方的校长们也由陌生变得熟悉,草堂小学、树德实验中学还分别与新加坡湖滨小学、武吉班让政府中学签定了合作协议,准备进一步展开互访交流。通过论坛,大家普遍感受到了跨国界交流的益处,既开阔视野,也增进对教育的认识和理解。于是,在双方的共同期待与推动下,第二届论坛于今年4月如期在新加坡举行,才有了我们这次的新加坡之行。


 


直观初印象


校服。新加坡以花园国家著称于世,环境的优美自不待言,我尤其喜欢行道两边那些高大如伞的雨树,颇具热带风情。一年到头只有一个季节虽然少了季节更替带来的种种变幻,也不大会有“天凉好个秋”的诗情画意,但也省却了生活中的不少麻烦,比如服装。这里无须厚厚的棉衣棉裤,你永远可以穿得清清爽爽,连最让人头疼的校服定制也变得简单,想来这里不会有家长对此说长道短。我们到的每一所学校学生都穿着各自的校服,使学校特别有学校的范儿,这一点,我们好多中学做得到,但小学不行,小孩子正在长个儿,要家长负担那么多套校服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校门。新加坡的交通非常顺畅,他们所说的拥堵在我们看来完全不算什么,最令人新奇的是这次出访参观的所有学校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汽车都可以直接开到没有门的校门前,校门前的道路设计跟酒店大堂前的车道相似,车道旁边就是非常宽敞的入校大厅,这种设计肯定跟这里都是家长开车接送孩子(还有校车接送)的实际情况有关。联想到国内的汽车数量与日俱增,很多学校在上学放学时段都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与其怪开车的家长太多、怪加塞的车辆太多,不如好好找找真正的解决之道,起码在新修学校时应该做好规划,未雨绸缪,以适应未来社会的需要。


场馆。尽管新加坡同行总是谦虚地说他们的学校太小,不如国内学校宽敞,可我们眼中的新加坡学校面积并不算小,一个个都宽敞大气而且设施齐备,尤其是每个学校都有的大型室内场馆最是令人艳羡,这里可以运动、可以表演,可以开讲座、可以搞训练,折叠门推到两边可以让风自由穿行,合拢来又可以形成封闭的空间。步入培华长老会小学高大宽敞的室内场馆时,孩子们正用稚嫩的童声齐唱赞美诗,这纯美的童声应着二楼楼厢上悬挂的十字架和镌刻的诗篇中的一句“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顿时让我胸膛发热,想要流泪。这就叫神圣吧,孩子们可能并不真正懂,但我突然明白了仪式的重要和必要。人要学会有所敬畏。


教室。以前一直对学校有六层楼高心存抱怨,觉得爬楼实在是件痛苦的事,尤其是住在高层的时候,每次下楼都要把事情想好便于一路办理,也怜惜学生下楼不易、楼上活动余地太小。及至到了新加坡,发现学校有六层、七层并不鲜见,才明白他们说的小大概是指占地面积小,只能朝高空发展,要算建筑面积其实还是挺大的。就拿伟群小学来说吧,六个年级60个班,光普通教室就至少有60间,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功能室和室内场馆,比我们的小学使用面积大多了,而且他们的教学楼都是单边教室,室外统一设置置物箱,走廊非常宽敞,通风采光都很理想。也许是因为班额不大的原因吧,他们的教室显得特别大,实际上也确实比我们大多数学校的教室要大,老师有时候会让孩子们放弃课桌椅直接坐到地上听讲,天气总是热,连地毯都省了。


色彩。我自己穿衣服不太喜欢鲜艳的色彩,因为跟个性和气质不符,总觉得学校也应该沉稳大气,色调不要太亮丽,结果这次参观的新加坡学校大都充满了艳丽的色彩,非但不俗气,反而让人心情愉悦,也给校园增添许多的生机和活力。临行前看到我们学校的新校区外墙比较鲜艳,心里本来疙疙瘩瘩,这下也解开了心结,只要深浅浓淡把握得当、搭配合理,自会有赏心悦目的功效。在百德小学,外墙是多彩的,走廊是多彩的,教室是多彩的,连窗帘都是多彩的,这还是我头一次得见。罗雪雁校长说,学校鼓励大家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来布置教室,因为他们要办的是一所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学校。这一点,从教职员的穿着上也可见一斑,从罗校长开始,大家都穿着各种民族服饰,色彩斑斓,煞是好看。后来在闲聊时罗校长说她明年就要退休,我们才知道她已经61岁了,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啊。心态年轻人就不会衰老。伟群小学的色彩也很鲜艳,这所办学历史只有9年的学校干脆把新加坡的历史绘在了楼梯间,一路走,可以一路看,这倒不失为一种增添历史感的好办法。看吕玲玲校长扎个马尾巴样子好年轻,忍不住问她有多大,居然和我同年同月生,仅比我大半个月。我有那么年轻吗?


表演。第一天参观美以美女校就让我们有了一个耳目一新的开始。一群可爱的小女生依阶而站,为我们献上了一首短小但是温馨之至的英文歌表示欢迎,那种可爱你只要想想秀兰·邓波儿就能感同身受了。然后是清一色的小女生在大厅里表演的爵士舞,真是帅气啊,难怪当年李宇春会倾倒那么多的玉米,清纯女生的帅气有一种不可抵挡的魅力。进入室内是音叉合奏,之前我还真没有见过这种器乐表演,演奏者动作轻柔,一如呈现给听众的天籁之音一样让人不由得屏息凝视,女校真不愧为女校,那种清丽脱俗的气质是别的学校无法模仿的。第二天在百德小学和培华长老会小学欣赏到的又是另外的不同风格的极佳表演。百德小学是华人、印度人、马来人等汇集的学校,跳印度舞的全是印度孩子,随着马来音乐起舞的也全是马来孩子,这些孩子天生就是舞蹈家,一举手一投足全是韵律,全是音符,器乐演奏也是我没见过的民族乐器,非常好听,透着一种辽远而极其自然的气息,浑忘了演奏者只是一些小学生。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此言不虚。而培华小学给我印象深刻的表演是学生的吉他合奏,刚看了《56号教室的奇迹》中雷夫老师将吉他作为他班里孩子的音乐必修课,就在这里聆听了孩子们美妙的吉他演奏,让我这个吉他爱好者下定决心要在学校开设这样一门自选课程,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的孩子也能在台上演奏出动人的乐曲。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深入了解


办学理念。从本部到西区,再从西区到红碾,我的生活在一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一直思考究竟要办一所什么样的学校,什么样的学校才是理想的学校,访问时最关注的自然也是每个学校的办学理念和办学特色。看资料、听介绍,觉得他们的办学理念并不高深,也不复杂,三个单词就可以概括:


Vision-愿景(办学目标)


Mission-使命(育人目标)


Values-校训(核心价值观)


就像千人千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和个性一样,如果把每个学校都看作一个个体,那么每个学校也都具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和个性,也像人一样千姿百态。提炼办学理念其实就跟备课上课一样,主题要鲜明,环节要简明,不然不光别人搞不清楚,就连自己学校的师生恐怕也含含糊糊地不明所以吧。


特选学校。所谓特选学校,就是将中文作为母语进行学习,使之与英文同等地位,而其他学校的学生学习中文之感触等同于国内学生学习英文之感触,不是母语,自然缺乏一种源自血脉的认同感。傅勇林副市长说,多掌握一种语言不仅仅是多一样沟通工具,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个文化体系,使你可以深入另一个民族的历史,去寻找有益的精神滋养和前行的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学任何一种语言如果都把它当成是自己的母语,效果会迥然不同。世界是一个大家庭,全球化、国际化其实就是让大家摒弃狭隘的民族、区域之分,共享人类的历史和文化。新加坡这个弹丸小国其实是没有自己的文化的,它的文化就是它力图交融的东西方文化,很多新加坡校长的中文不如英文流畅,尽管他们的血脉里流淌的是华人的血液。但我们很惭愧的是我们很多人的英文水平远不及他们的中文水平,他们没有丢掉中国的传统文化,而我们却没有跟上全球化的步伐。我开始重新审视席卷全球的英语热。学习英语其实是在缩短我们与世界对话的路径。这种时候不要拿为什么中文就不能成为通行世界的语言来使自己纠结在民族主义的情绪里,傅勇林副市长在论坛上说,我们应该丰富民族文化的肌理,拓展民族的胸襟,提升民族的精神品质,增强全球对话的能力,只有在这种基础上才能建立文化自信,因为文化自信来自于对世界做出的文化贡献。


论坛。在南华中学举行的论坛上,傅勇林副市长与孙振炜副司长分别做了题为《中华传统文化:全球化语境下的战略选择和现实实践》、《走向未来——培育21世纪学生》的报告。傅勇林副市长的报告同上届一样精彩,他以穆罕默德的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为引子,开始对中华传统文化在全球化语境下的战略选择和现实实践做深入的剖析。他说,中华文化正大踏步走向世界,汇入世界知识网络,积极参与跨文明对话,全球化其实就是文化意义上的技术和信息的全球扩散,国家应该制定明确的跨文化战略,提高国民的全球化意识和参与国际竞争的意识,将跨文化对话能力作为我国现代公民参与世界竞争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而对于我们教育来说,应该立足于教育教学的核心——课程,探讨解决外延性课程及内涵性课程的调整策略,从全球大背景出发来整体设计课程体系,重新组织和分配知识结构。


副市长的报告一如既往的在追寻传统文化根基的同时,体现现代意识、展现全球视野,他学贯中西的大家风范不出意外地征服了全场,以至于随后出场的孙振炜副司长很幽默地说副市长抛了一块玉,引来一块砖,这当然是他的自谦。孙副司长首先介绍了新加坡教育的使命:塑造新加坡的未来;接着谈到教育制度的演变,即从以生存为主导以效益为主导再到以能力为主导,构建重思考的学校,培育好学习的国民;然后分三个历史阶段介绍了新加坡的教育理念及教育改革的发展主线,提出了现有教育制度的重点:多元化、灵活性与选择度;最后,他谈到新加坡教育部未来几年的策略:加强全面教育以培养能掌握未来的新加坡公民、增加全体学生的学习机会以及发展高素质的高等教育。孙司长的讲话风趣幽默,许多生动的小故事引发会场笑声连连,他由自身的经历昭示科技的飞速发展带给世界的巨大变化,体现了新加坡人虽然身居小国却胸怀世界的气度和胸襟,令人折服。尤其是他以自己小儿子的生活琐事为例形象地阐释“先成人后成才”的核心价值观,更是让人印象深刻也回味无穷。


座谈。报告会结束后,访问团与新加坡教育界代表进行了小范围的经验交流和座谈。成都市青羊区树德实验中学孙锐校长、成都市青羊区实验小学西区向尧校长、新加坡南华中学洪葆校长、新加坡南洋小学钟蔚芬校长分别就各自学校在教育教学改革、学校办学特色等方面做了经验交流。孙锐校长的经验交流题为《德馨才实——“树德广才”引领学生面向未来》,德育方面的“四个贴近”、教学方面的“三三课堂”、课程方面的必修、地方、校本、隐形课程等,给人很大的启发;向尧校长的汇报题目是《为了生命的美好》,讲述了建校近两年学校取得的成长与进步,折射出了成都教育、青羊教育在变革时代的勇气和智慧。洪葆校长介绍了南华中学作为特选学校如何用中华文史课程和儒家思想课程支撑起学校的脊柱一“传统思想文化”、如何用翻译课程和国内国际浸濡课程支撑起学校的脊柱二“现代精神”,并对学校如何贯彻落实教育部对21世纪技能和理想教育成果的指导意见做了交流;钟蔚芬校长所领导的南洋小学同样是一所特选学校,她们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学校。总是听到她们谦虚地说自己中文不好,可是和中方交流无阻,我们除英文专业出身的校长外英文水平都远未达到她们的中文水平,这是差距,也是我们跨文化交流的软肋,是我们需要弥补的不足,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21世纪学生的基本素养首先应该是语言素养,新加坡选择全民英语来作为走向世界的突破口值得我们深思。


在随后的分组交流中,两地学校分别结合各自国情校情,全面探讨各自的操作方法、经验与建议。成都市青羊区成飞中学吴成光校长在最后代表校长们的总结中谈到:我们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取决于我们给世界留下什么样的后代。在经济全球化、知识化、信息化的今天,一切竞争都是人的竞争,基础教育需要培养学生五种意识,即全球意识、竞争意识、责任意识、合作意识、创新意识。当然,要培养21世纪的英才,教育者首先要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四川教育、成都教育、青羊教育与新加坡教育在高端论坛、师生互访、办学研究、课程开发等举措的推动下,正向着全球视野、互动共赢之路稳步前进。在此次论坛上,青羊实验中学与新加坡华义中学达成了合作意向,草堂小学对湖滨小学、树德实验中学对武吉班让政府中学也进行了回访,百德小学、伟群小学、培华长老会小学、万慈小学、裕廊西小学等学校都计划在不久后带领老师与学生来访成都青羊。傅勇林副市长还与新加坡教育部达成协议,要在下一步加大交流的力度,拓展交流的广度,挖掘交流的深度,首先要实施的就是优秀校长海外挂职锻炼计划,要通过长时间的浸润使中国的当代教育者具有国际眼光、全球视野、全面的知识结构、强烈的创新精神、很强的国际对话能力、高品位的中外文化素养、经久不衰的人格魅力和深刻的历史与现实洞察力。


 


 


花絮


出租车司机。在新加坡的时间很短,行程很紧,乘出租车的机会并不多,但每次乘都有些意外的笑点。第一次乘出租车,是在国立大学看了一个在那里读博的学生以后,给司机看了富丽华河畔酒店的房卡,结果他非常肯定地把我们送到了另一家富丽华酒店,让凌晨入住酒店没摸清情况的我们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问了总台方知出了纰漏,赶快出门另打了个车才赶回正确的地方。第二次乘出租车是去商店购物,一行人都没有兑换新币,学生给的30元新币因为上回多出一次打车经历只剩下5块钱,不够付车钱,于是吴校长笑眯眯地掏出5元人民币附在我的5元新币上,非常真诚地对司机叔叔说:“欢迎你到中国来!”我们强忍着笑下了车,留下司机叔叔慢慢回味他的话。回来时因为调到了新币大家都不再紧张,跟司机聊了起来,司机问我们到新加坡来干什么,苟校长很顺口地说来学习新加坡的教育,满以为司机会夸夸自己国家的教育,谁知他很不屑地说,新加坡的教育有什么好学的,哪有中国的教育强。很想问这位大哥是哪个省出来的,民族自尊如此强烈,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问。


大姐小妹。在第一届中国四川新加坡中小学校长论坛上,有一位老校长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当时他发言介绍自己过去执掌的学校是个无须费神就可以令上上下下都满意的名校,生源优,成绩好,经费足,现在执掌的则是一所三合一学校,老师们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根本无法达到以前那所学校轻易就可以达到的目标。也许因为我当时所处的境地与他相似吧,莫名地对他生出许多的好感,觉得他是讲真话的人,也是能吃苦的人。这次去新加坡才发现他在当地可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上至教育部,下至学校的师生,都很喜欢这位风趣幽默、热情好客的老校长,巧的是,他也姓周,他说,这一次有两个收获,一是认识了一位季大姐(青羊实验中学的季校长),二是有了一位周小妹。于是我在新加坡也有了一位慈祥的大哥,算是意外收获吧。


自流平。因为新学校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之中,我这几个月不断地在脑中进行着学校文化体系的构建和学校硬件设施的配备,看学校时也看得颇为仔细,从整体感觉到细节处理,从色彩搭配到材料选择……全要细细地思量一番。我们所到的学校设施设备都较为齐全,不知道什么时候粉刷的学校全都整洁如新,令人赞叹。自从当了校长,我也变得庸俗起来,看到什么好东西脑子里都直接换算成钱,墙面多少钱,地面多少钱,设备多少钱,装修装饰多少钱……一想到钱就有些气馁,那些理想主义的构思不知道能不能够实现。当我看到新加坡所有中小学校的通道和走廊都是光滑的水泥地时真是高兴坏了,这水泥地效果并不坏呀,搭配着其他区域的地砖、地毯、木地板什么的,质朴中透着一股大气,要是经费紧张,我们干脆也把通道搞成水泥地。回来后,我把这省钱的地介绍给承建方的董事长看,他只瞄了一眼照片就说,这可不是普通的水泥地,这叫自流平,前前后后十几道工序,又费时又费力,比地砖地板还贵呢。我呀,又长见识了。


盛宴。自从西风东渐,茶歇也成了参观访问等活动中的必备环节,我们在接待来访时已经越过了使用纸杯纸盘的初级阶段,置办了一些瓷杯瓷碟以提升接待的档次,再泡点速溶咖啡速溶奶茶,备点蛋糕什么的,觉得挺像那么回事,可这次去新加坡真让我们开了眼,因为他们干脆直接就把小吃店搬到了学校。第一天在美以美女校参观一圈坐下来后,校方请我们用茶点,起身一看,吓了一跳,旁边的餐台上摆着丰盛的特色餐点和饮品,不像茶歇,倒像是酒店早上的自助餐,这让才用完早餐就出来参观的我们简直无法消受这样的美意,自己都觉得很过意不去。就像是商量过要让我们一直过意不去一样,此后访问的每一间学校都准备了丰盛的特色餐点,让我们心下暗自思忖:下一届论坛我们该怎么办?只怕得把成都小吃城搬到学校去才显得出我们待客的诚意了,呵呵,这倒不全是玩笑话。中国是礼仪之邦,斯言不虚。新加坡背着外国的名批着外国的皮,骨子里,还是中国的芯。


 


不算是后记


六天的行程其实只有四天的实际内容,头天晚上出发凌晨到达,最后一天凌晨出发大清早到达,黑夜里来,黑夜里去,颇有点“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感觉。感谢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让数码相机帮我们记录下眼睛无法复印的一个个瞬间,在当时也许不过是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但一遍遍地重新回顾使这短暂的行程得以不断地延伸。一次访问看不完所有的风景,一次论坛也道不尽所有的感触,且把它当作一个开始,引领我们走向更加开阔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