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师生都在对话中学会分享

 


 


   


 


 


 


    克林伯格说:“教学本来就是形形色色的对话,具有对话的性格”。是的,知识在对话中生成,在交流中重组,在共享中倍增。因为我们这里所说的“对话”不只是言语的应答,而是双方的“敞开”与“接纳”,是一种心灵的对接、意见的交换、思想的碰撞、合作的探讨,所以它要求于教师的,不仅有教导策略和教导方法的改变,而且有角色的转换——从传播者、管理者变为引导者和促进者,同时还有个性的自我完善——需要民主的精神、平等的作风、宽容的态度、真挚的爱心和悦纳学生的情怀。


 


1 、学会与学生分享对话


我上课时用得最多的话是:“你读懂了什么?”“你知道了什么?”“你发现了什么?”“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怎么样”……这样的语言自然而然地就营造出了一种民主的对话氛围,使孩子们无拘无束地投入学习当中,去进行与书本的对话、与老师的对话、与同学的对话,其实也是与自己心灵的对话。由于少有具体问题的限制,孩子们的思路往往放得很开,大家都觉得有话可说,所以时常生出些出乎意料之精彩发言,引发同学的掌声进行鼓励。


我还清楚地记得《麻雀》(人教版第八册)这一课的教学快要结束时,一个学生站起来提了一个问:“为什么刚开始猎狗靠近小麻雀,嗅了嗅,露出锋利牙齿时作者没有唤回猎狗,而后来又急忙把它唤走了呢?”另一个孩子马上站起来回答:“我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刚开始作者可能没有看到猎狗要吃小麻雀。二是因为他可能根本就没想唤回猎狗,吃只小麻雀有什么大不了的。而后来他被老麻雀那伟大的母爱所感动,不愿意看到它们被猎狗吃掉,所以他把猎狗唤走了。”我觉得真有意思,而更有意思的是提问的那个同学马上又站了起来,反驳说:“我不同意你的第一种说法。因为课文里讲了作者顺着林阴路望去,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小麻雀,所以当猎狗靠近它要吃它时,作者是看到了的。”掌声自动响起,发自我们每个人内心。


而后,又一个学生站起来说:“我觉得这篇文章题目应该叫《母爱》,而不应该叫《麻雀》。因为整个故事都歌颂的是老麻雀如何保护小麻雀,她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我接过她的话头说:“你讲得很有道理。文章的题目不一定只有一个选择,站在不同的角度完全可以取不同的题目。以‘麻雀’为题,点明主要角色是动物,动物尚且有如此强烈的母爱,何况是人呢?以《母爱》为题,当然更直接一些,不过也许作者觉得不够含蓄吧。”她很赞同。


我顺势告诉大家:“其实这篇文章还有一段话更深刻地揭示了‘母爱’这个主题,并抒发了作者强烈的思想感情。这段话有点深奥,同学们不妨听一听,能理解多少是多少,好吗?”他们表示赞同,于是我轻轻地念到:“是的,请不要见笑。对那只小小的、英雄的鸟,对它的爱的激情,我是怀着虔敬之情的。我想,爱比死,比死的恐怖更强大。——只有她,只有爱,才维系着生命,并使它充满活力。”


我读完了,课堂一片静默。有一种感情让我们的眼眶发红、胸膛发热,让所有的话语都黯然失色。其实这段话本是教参上给老师用作参考的,事前我也并没想好怎么使用它。没曾想它会这样自然而然地滑出我的心田,不仅使听者动容,连我自己都情不自禁地有些哽咽。有些场景是不容忘却的,因为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种极为美好的体验。


    以前老教师教我们备课时要我们一定要“备学生”,即每个问题都要尽可能地想好学生会怎么回答,我一直做不到这一点,为此还曾懊丧过许久。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没有懊丧的必要,因为这个世界的变化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大,学生有什么新奇想法你根本就无法预料,我们的课堂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老师在课堂上要做的是随机应变,是能敏锐地抓住学生谈话中的每一个闪光点进行点拔、引导、深入、拓展,让课堂真正焕发生命的精彩。


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在学《丁丁冬冬学识字》(北师大版第二册)时,由于是归类识字单元,所以每一课我都留有课外继续探究的作业。这个单元的内容非常有趣,分别是带有“木、艹、竹、禾、米”的字,都与植物有关,与生活息息相关,所以每天孩子们都会兴趣盎然地找到一大堆书上没有的同偏旁的字来班里交流。这个单元的最后一节课,他们又迫不及待地到黑板上来写课外找的字了。


一个孩子找了两个带“米”的字,她把它们俩肩并肩写在一起,写得很大。这两个字是什么呢?一个是“屎”,一个是“粪”。然后她异常得意地下去了。可能别的孩子并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字吧,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在介绍自己写的字时,大家终于知道了,顿时一片哄笑,捏鼻子的、扇风的、皱着眉头笑的,什么都有。我灵机一动,问道:“这两个字似乎给我们的教室带来了一股臭哄哄的味道,可为什么这两个让人一听就忍不住捏鼻子的字都带有香喷喷的‘米’字呢?”无数只手马上停止捏鼻子,争先恐后地举了起来,当然,结果被第一个人抢先说清楚了:“不吃粮食不吃米饭,哪拉得出什么屎啊粪啊!”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但这次没有人再捂鼻子了,而那个始做俑者也非常地高兴。我相信这两个字我们大家都再难忘记了。


    我有时真挺喜欢班上有这种别出心裁的学生,她们的精灵古怪让我们分享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学习乐趣。学会分享,意味着教师更多的是展示,而不是灌输;是引领,而不是强制;是平等的给予,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在这样的教学中,课堂肯定不再单纯是教师唱独角戏的舞台,也不再是一个等学生张开口袋等待灌注的知识回收站,而是生机勃勃、气象万千的生命活动的广阔天地,是浮想联翩、精神焕发和创意生成的智慧的活土。


 


2 、让学生学会分享对话


    现在有很多人呼吁要小班制教学,从一定意义上讲,小班化自有其特殊的好处,这似乎也是大势所趋。但中国人口如此众多,大班肯定还会在许多年内真实地存在。我个人觉得大班未必就糟透了,世界上存在的各种形式都自有其存在的意义,关键看你怎么去动脑筋想办法,尽可能地变劣势为优势。就拿人数众多的大班来说,很多人看到的就是有的孩子坐得偏后;发言机会不均等;老师不能充分照顾到每个孩子等表面现象,而忽略了这么多孩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每个人又都有其自身的特点与长处,都能对周围的人产生影响。而且班里人多,优秀同学的比例相对也大得多,近朱者赤,这给集体当中每个人带来的潜在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1)     分享自主发言的乐趣


    近几年来,我在自己的课堂教学中不断地丰富和完善着自主发言这种谈话方式。什么是自主发言呢?就是学生在承接上一个同学发言或探讨同一个问题时,不用举手争得老师同意就可以起立发言,同样,老师也可以随机插入。这种发言形式非常利于把一个问题讲深讲透,既培养了学生对问题、对别人发言内容的思辨能力,又避免了由老师抽生答问引起的思维不连贯的问题,并节省了时间。这种方式不仅解放了老师,让我们更从容、更自如地把握课堂节奏,调动我们平日里的知识积累,更使学生免除了被抽答的精神压力,使他们有感则发,自主地投入学习。我总想,一个人的理解可能有限,但几十个人的理解必定会更深刻、更全面。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而且在彼此思维、语言的相互撞击中,往往还会迸发出灵感与智慧的火花,使人的头脑中产生事先不曾料想的新鲜思想。在这种课堂学习中,别人的信息为自己所吸收,自己的经验被别人的看法所唤起,不同的意识在碰撞中相互同化,于是,每个人的经验都进行了改组与改造,每个人都获得了新意义的生成与创造。


经过几年的磨合,学生们已经基本掌握了自主发言的诀窍。他们知道就某个话题老师请一个同学做了开场发言以后,就可以自主发言了。自己想的有可能和别的同学的发言重复,所以把握发言的时机很重要。如果不幸别人把你要说的都说了,你要么自认倒霉、缄口不语,要么顺应话题的走向,另行思考、准备。另外,评论别人的发言也属不坏的一招。如果有疑问,及时提问也是参与发言、推动探讨进程的一种形式。久而久之,我们班形成了一种风气,那就是你可以不同意别人的发言,但首先要肯定别人正确的地方,发扬诚于嘉许、宽于称道的风格,然后再指出其不足并提出自己的修正意见。表现自己完全不必以打击或贬低他人为代价,修正的目的也不是否定别人,伤害别人的自尊,而是使他的意见更加完善,这其实也是一种做人的道理。


自主发言还有一个好处,是我一直未曾发现的,直到有一天我因为嗓子发炎,剧痛难当,不得不上了一堂“哑巴课”。那天上的是《我的战友邱少云》(人教版第十一册),我尽量用最简洁的话把问题和要求写在黑板上,并适当的辅之以手势指导说话与读书。由于自主发言这种方式已成为学生的习惯,整堂课我虽没有说一个字,可学习效果出奇的好,大家认真读书、积极思考、自主发言,学习进程十分顺畅。当时我就想,要是还是以前的提问式教学,学生总等着老师不停地提问才能发言,我们大家不都得干瞪眼!


由于我只是写要求,其间还产生了一个小笑料。在围绕着“邱少云在烈火烧身的情况下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这个问题发表看法时,可能头一个同学说得太好了,一时间大家都默不作声。于是我言简意赅地写到:“其他人呢?”我的意思是其他同学还有什么看法,没想到,一个女生马上站起来大声答到:“其他人都在隐蔽!”我一下子愣住了,大家也愣住了。片刻之后,我们才突然回过神来,一阵哄堂大笑当然是在所难免,只可惜我嗓子太痛,笑不出声来。我的问题的确有点语焉不详,而这句话却误打误撞,居然一语双关,真是令人叫绝。


2)分享合作与沟通的乐趣


学语文就是在学做人,语文教学的过程就是老师和学生共同分享人类千百年来创造的精神财富的过程,就是分享师生各自的生活经验和价值观的过程,分享是双向的沟通、彼此的给予、共同的拥有。相互沟通容易给人启发,而相互合作能让人明白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很多事不是凭我们一己之力就能达成的。学会合作就会有一种谦逊的态度,以心换心,彼此倾听,这是对自我中心、自以为是的最好防范。在现实生活中,善于沟通与合作的人比较不容易走极端,而且容易与人相处。我们的教育不是要为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吗?于是我利用《这个办法好》(北师大版第二册)这篇文章开始了对新的一个班学生的合作学习的初步培养。


《这个办法好》讲的是毛泽东小时候很会动脑筋,他把小伙伴们分成三组,一组喂牛,一组砍柴,一组捡果子,结果牛喂得饱饱的,还砍到了许多柴、捡到了许多野果子。天快黑时,大家骑着自己的牛,带着自己分到的一份柴和果子高高兴兴地回家去。这个故事内容简单易懂,道理也清楚明白,那就是分工合作好处多。孩子们对此体会得都特别好,但要把思想转化为自己的行动就不那么容易了。


接下来我花了一节课时间来指导孩子们完成一个四人小组的学习活动。


活动内容:


非常之简单,就是分组找带有“饣、巾、口、女”的字,看哪一组找得多。


活动方式:


自选。我只暗示了他们要想想《这个办法好》这篇课文告诉我们的道理,但好多孩子都显出了心领神会的样子。


活动准备:


一个组发四张纸片,用作记录。


活动过程:


活动开始后,我逐组巡视。巡视的结果不出我所料,绝大多数组都采用了分工合作的方式,一人负责找一个偏旁的字,并把它们写在自己分到的那张纸上。有的组在找之前进行了讨论,有的组还在找之后进行了检查、补充和修改,挺会动脑筋的,我暗自高兴。但也有例外,暂且不提。  


活动结果:


小组活动结束后,我先请各组汇报活动的具体方式,黑板上相应出现了许多关键词:讨论、分工、合作、检查、修改、补充……然后我在黑板上随手画了一个很大的表格,开始统计最后结果。


问题开始出现了:有两个组的组员都各自为政,每个人都无比积极地写了四种偏旁的字,急切之间根本无法弄清哪些字属重复出现,应该去掉;还有一个组自作聪明,每个人各写两个偏旁的字,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


就在他们焦头烂额的同时,别的组有的四个人各说自己找的那个偏旁的字有多少,有的马上推举一个人来集中汇报,干净利落之极。我肯定了这两种好的汇报方式,并抓住这种情况引导他们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两种效果截然不同的情况呢?结论显而易见,那就是一些小组组员之间缺乏必要的对话和沟通,导致了合作的失败。而成功的小组成员间都首先进行了对话,沟通了想法,明确了做法,并且这种对话贯穿了合作始终,使合作卓有成效。


我登记完十四个小组的成绩后,各个单项的冠军一下子浮出水面。为了检验他们是不是货真价实,我请四个单项冠军组派代表上黑板来写字,如果这些字全对,马上全组发奖票以示奖励。你别说,竟然没一个组有错别字,而且他们还让我见识了两个我很不熟悉的字,我甚至不敢确定这两个字是不是真的存在,立马请一个孩子去办公室借了一本《新华字典》来查。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可这足以证明在这个活动以前有人已经在自己学习着看字典了,这对其他孩子来说是个潜在的信号:我也能看字典了。我觉得这就是集体学习的好处所在。


活动花絮:


    很有意思的是发奖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儿认真地“质问”我:“为什么他们也要领奖呢?”他的意思是那一个偏旁的字是他一个人写的,凭什么同组的其他三个小朋友也有奖呢?我一下子笑了起来,对他说:“你们是在分工合作呀。有了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有了成绩也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快乐呀!你说呢?”他很可爱地看着我,也许他懂了,也许他暂时还不能全懂,不过没关系,他总有一天会真正懂的。我相信。


 


看着学生在这种新的学习活动中展现出来的可塑性,真令人惊喜。说实在的,每当此时,我真的很有成就感,我觉得他们的这些表现充分证明我的教学方法对了路,这一点极大地提高了我对课程改革和教学实践的兴趣,也极大地增强了我进一步搞好教学的信心。我们教师的生命价值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课堂教学,每一节课都可以说是我们生命意义的一次展现。今天记叙的这些课仅只是我平凡工作中的一些片断,我不可能记叙下自己所做的一切,权且把它们作为代表和亮点,让它们的微光给我一丝暖意、一点光明、一抹理想的色彩,好让我在教学中拥有一些美好的希冀、营造一些美好的意境,不辜负自己,更不辜负学生吧。


在旧的基础上不断进行反思和扬弃,是为了促使一个新的更好的自我生成,我会一如既往地和学生分享对话,分享每一节课、每一天中那些必然存在的意趣。


 

《让师生都在对话中学会分享》有2个想法

  1. 周老师你好,今天下午听了你的讲座感觉自己的心灵也受到了一次洗礼,也对你儒雅的风度所折服,对我们家长众多的毛病所羞愧。同时对孩子在明道的学习充满信心。希望有更多和周老师沟通学习的渠道。谢谢!

发表评论